幼升小資訊
當前位置 : > 幼升小 > 幼升小資訊 >

贏在起跑線上不算贏,笑到最后才是真贏家

2016-07-22 09:53 | 來源:網絡綜合 | 作者:佚名 | 本文已影響

 

  贏在起跑線上不算贏,笑到最后才是真贏家。下面,學習方法網小編為大家整理了相關內容,一起來看看!
  
  今天,“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”正在成為最義正詞嚴、最蠱惑人心的口號,制造著全社會和家長的集體恐慌。所有那些無情地威脅、壓迫自己孩子的家長,都揮舞著這一長鞭。而起跑線還在不斷往前移,已經從“小升初”移到幼兒園升小學了。
  
  那么,孩子究竟會不會輸在起跑線上?答案其實非常明確:沒有一個孩子會輸在起跑線上。因為起跑線上的爭分奪秒,只有對劉翔才是重要的,也就是說,只有對短跑是重要的。
  
  而人生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,在開始的時候早幾步晚幾步,早幾圈晚幾圈根本沒有多大關系。在馬拉松比賽中,前期的領跑者往往不是最終的勝利者。
  
  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,孩子到三四歲家長就開始琢磨了:上哪個幼兒園、哪個小學,看別的小朋友都在學什么,趕緊給自己的孩子報名,唯恐輸在起跑線上。結果出現了一大批“瘋狂媽媽”,整天像熱鍋上的螞蟻,惶惶不可終日,唯恐耽誤了孩子。
  
  許多兒童過早透支了體力、精力、想象力和創造力,不少孩子累倒、病倒在起跑線上。有些“牛孩”似乎一時輝煌,但能否到達終點,還要畫一個問號。上一所名校,小學、初中取得一個名次,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成就,關鍵是看能否笑到最后,否則的話,他所謂的成功,不過是“贏在起點,輸在終點”!
  
  家長們面前有一些閃閃發光的成功典型——哈佛女孩、牛津男孩、郎朗,還有虎媽、狼爸之類,鬧得每一個母親心里癢癢的:為什么我不能培養一個郎朗?
  
  可是,許多人不明白這樣的道理。第一,為數極少的真正的天才是不可復制的。你讓郎朗的爸爸再帶一個試試,估計打死也成不了鋼琴家!第二,沒有一個兒童的成長經歷是可以復制的。你讓劉亦婷的母親再帶一個孩子看看,看還能不能上哈佛大學?
  
  人的個體差異,是教育學的基本前提。過去一家有幾個孩子,家長非常清楚,都是自己親生的,同樣的生長環境,每個卻都不一樣,五個手指頭還不一般長呢。老大憨厚,老二聰明,老三搗蛋,老四嬌氣,有的上學,有的當兵,有的做生意,各得其所。過去農村的老話,“一籠雞有一個會叫就行了”,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上大學的。由于獨生子女政策,再加上神童、虎媽的忽悠,許多家長喪失了判斷力,以為只要自己盡力就可以創造奇跡,把孩子當作神童來培養,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職業、家庭生活,這其實是很可悲的。
  
  即便對于那些金光閃閃、少年得志的“天才兒童”,也不妨說點“泄氣話”,不妨了解他們的其他一些情況。
  
  警惕“亞裔兒童”的教育奇跡
  
  美國華裔教授蔡美兒出了一本《虎媽戰歌》,高調宣傳她教子的成功故事。越來越多的中國孩子進入哈佛、耶魯,亞裔兒童的教育奇跡一直是為人稱道和關注的。
  
  但是,凡事都有另外一面。國外有學者長期跟蹤這一現象,不久前《中國教育報》有一篇長文,介紹了她的研究。
  
  研究顯示,亞裔兒童盡管取得高水平的學業成績,但他們的心理調節能力卻表現糟糕,父母對學業成績的過度關注會造成年輕人抑郁和焦慮。據研究,15-24歲的亞裔美國婦女是所有種族中自殺率最高的。1996 年至2006 年10 年間,美國康奈爾大學共有21 名學生自殺,其中亞裔學生13 人,比例高達61.9% 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是亞裔比例比較高的大學,其本科生的自殺人數是同期美國校園平均自殺人數的3倍。
  
  大量安靜而努力工作著的亞裔青年人,承受著嚴重的抑郁和自殺念頭的折磨,感到自己毫無價值,沒有能力處理好生活的壓力、現實問題和人際關系。
  
  為什么亞裔孩子這個問題特別突出?研究者說:每個孩子都需要一個過程去尋找自己,去發現自己的渴望和動機,并把這些內化為人格力量,形成“自我效能感”。
  
  這個過程是漫長而必需的。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,他們面臨許多成人的問題,如友誼、戀愛、志趣、獨立,能否成功地處理這些問題,有賴于從兒時形成的自我管理能力,需要在交往、玩耍的社會化過程中,學會表達自己、解決問題、理解和處理人際差異,等等。
  
  而“虎媽”們則在這個地方“抄了近道”。從小被過度操控、嚴厲管制的兒童,往往缺乏自信、自尊感和社交技巧,依賴成性或者自我壓抑,嚴重的甚至出現心理崩潰。因此,作者寫道:“對每一個中國式家教創造的奇跡,我們都要耐心地等待后續章節的展開,看這種成功能夠持續多久。”(參看2011 年3月3日《中國教育報》蔣佩文的《亞裔學生學業成功背后的代價》)
  
  除了“虎媽”,還有“虎妻”。不久前,新澤西的一對華人夫妻之間發生了“鉈殺案”。39 歲的王曉曄畢業于清華大學,在紐約從事IT 業,身體不適入院后醫生束手無策,后來發現他的癥狀和當年清華的“朱令鉈中毒”癥狀非常相似,最后果然確診為鉈中毒,但為時已晚。
  
  他的妻子李天樂是北京大學畢業生,在某制藥公司工作的化學家,被檢方正式以謀殺罪指控。夫婦都是高科技精英,房子、車子、兒子齊全,已經實現了“美國夢”,過上了人們心目中的“幸福生活”,但最終毀于一旦。為什么清華、北大這樣的學校培養出的學生,多次發生類似惡性事件?
  
  早在1991 年,北大畢業、在愛荷華大學讀博士的盧剛,因為懷疑導師給他的推薦和評價有問題,槍殺了他的導師等6人。可以從這些學生所接受的教育中發現部分原因。在他們從小到大的教育中,只有單打獨斗,唯我獨尊,把同學當競爭對手,戰勝別人。在這些“精英”的詞典中,是很少有合作、寬容、妥協、人道這樣的詞匯的,沒有人教給他們。
  
  當然,這樣極端的悲劇是少數;更多的是對青春和人生的浪費。看看陳女士的故事。她是20 世紀80 年代中國科大少年班的學生,被譽為“神童”。她一直為保持這一形象而努力,最后不負眾望,在美國讀到生物化學的博士。然后,她把博士學位證書寄回給國內的父母,告訴他們,你們要求我做的我已經完成,現在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。她毅然改行,從事電視主持人工作。她現在是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的主持人。她只是由于比較聰明,勝任學業不困難,就被視為神童,學習科學,這完全不是她自己的志向和喜好,但最后總算找回了自我。我覺得她是非常勇敢、非常幸運的。
  
  這不是一兩個人的命運,而是許多中國兒童的悲劇。有一個令人納悶的現象,就是許多當年中國的神童、琴童、奧林匹克競賽的獲獎者,后來都在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了。
  
  中國從1985 年參加高中國際奧林匹克數學、物理、生物、化學、計算機、生理科學競賽,拿了許多大獎,最近這些年就像打羽毛球、乒乓球一樣,金、銀、銅牌全包。
  
  問題是十幾年之后,當年和中國學生同臺競技的外國學生,很多人已經成為這個領域的佼佼者、教授、專家。中國的這些天才學生卻消失得無影無蹤,離開了當年拿金牌的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、計算機這些領域。他們到哪里去了?
  
  當他們能夠選擇的時候,他們選擇了逃離,去學經濟、金融,到華爾街去了。因為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、生物根本就不是他們真正的愛好,只不過是高考加分的“敲門磚”。音樂神童也是類似的情況,學鋼琴、小提琴的,當年的這些神童應該成為“大家”了,可是很少,絕大多數默默無聞。
  
  少年聰慧沒有帶來人生新的輝煌,而是過早到達了人生的頂點,沒有后來了。和不少科技英才一樣,對于許多琴童,學習音樂一開始就不是他的愛好,是他父母的愛好,是成名成家的愿望,是家長的虛榮心。
  
  有多少狀元可以成才?
  
  所以,我對神童、狀元這些蠱惑人心的教育成就,從來就不迷信,一直不太看好。因為歷史就是如此,杰出的歷史人物基本不是狀元,連進士也不多。
  
  據查,從唐武德五年(公元622 年)正式開科取士到清光緒三十一年(公元1905 年)廢止科舉的1300 年間,有案可稽、有名有姓的狀元共計552 人(也有649人、674人之說),但真正留名青史的,區區數人而已。
  
  有人稱知名者僅兩人,武狀元為唐代的郭子儀,文狀元為宋代的文天祥。其實晚清也有一些名狀元,如一代帝師翁同龢、京師大學堂的管學大臣孫家鼐、“狀元資本家”張謇等。但絕大多數狀元湮沒無聞,是基本事實。
  
  安徽省休寧縣是中國的“第一狀元縣”,我去參觀過。由宋及清,休寧共產生了19 名狀元,的確不少,當地正在大力開發“狀元文化”。可惜的是,無一知名,也說不上對社會、歷史有什么樣的貢獻,無非做了一個大官。他們的真正貢獻,也許是為家鄉留下了一批“狀元及第”的徽派建筑。
  
  當代的“狀元”如何?一個調查提供了實證數據。《1999—2007 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》,調查到的高考狀元共653 人,占1999—2007 年狀元總數的98% 。基本評價是“考場優秀,職場平庸”。基本情況是這樣的:
  
  (1)女狀元約占51.45% ,男狀元約占48.55% ,女性占比上升迅猛。
  
  (2)北大和清華是高考狀元就讀的“首選”,經濟管理專業是狀元的“最愛”。
  
  (3)近四成的高考狀元選擇了出國留學深造。
  
  (4)選擇在學界工作的狀元最多,約占兩成;其次是在政府機關和事業單位工作。部分選擇自主創業或企業經營管理工作;部分從事證券金融、媒體工作。
  
  (5)高考狀元畢業后“能見度”偏低,職業發展較少“出類拔萃”,遠低于“社會預期”。他們當中大多數沒能成為各行業的“頂尖人才”,在目前我國主流行業的“職場狀元群體”中難覓高考狀元的身影。
  
  我們的日常經驗也是如此,各行各業出類拔萃的人士,不要說狀元了,連清華、北大畢業的都很少。為什么無論古代還是當代,狀元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優秀?當然,并不是說他們是蠢才,不是“文革”中說的“高貴者最愚蠢,卑賤者最聰明”;而是考試本身的局限性,某種程度上選拔出的是最善于考試的人,書本知識掌握最好的人。因此,在現實生活中,他們往往是那種循規蹈矩的“規范型”人才,可以當會計師、大管家、總經理,但不是具有創造性、開拓型的人才,干不出別開生面、不同凡響的事。
  
  超越狹義的“成功”
  
  所以,對于孩子的成長、成才,對孩子的教育,亟待撥亂反正,恢復常識,澄清那些蠱惑人心的炒作。如果我們把一個人的成長、成才視為一場漫長的馬拉松,那么在這個過程中,究竟什么是最重要的呢?不是100 分,不是智商,而是情商,是性格,是興趣和個性、意志力、健康的身體,等等,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,能夠讓人終身受益的。
  
  (一)認識你自己
  
  古希臘的德爾菲神廟里,刻了一句流傳千古的名言:“認識你自己。”今天,我們可以明確地說,教育的真諦,就是每個人的自我發現和自我實現,而不是打造成統一規格的人才。當我們說每個人都能成才、做最好的自己時,它的教育學的前提就是人是千差萬別的,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。每一個人只有找到自己最喜愛、最能發揮自己所長的事,才能夠學好、做好。因為“沒有興趣就沒有學習”。
  
  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:你的愛好就是你的方向,你的興趣就是你的資本,你的性情就是你的命運。
  
  (二)情商大于智商,性格決定命運
  
  回顧許多人的成長道路,就會發現青少年時的學習成績其實沒有那么重要。許多優秀人物大多不是考試的優勝者,中外皆然。
  
  什么叫性格決定命運?來看看林肯的故事吧。生下來就一貧如洗的林肯,終其一生都在面對挫敗,多次競選落敗,兩次經商失敗,甚至還精神崩潰過一次。因為他沒有放棄,最后走進了白宮,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。
  
  (三)歷經磨難、大器晚成是主流
  
  中國人太迷信早培、速成,提前教育,急不可耐。其實,所謂的神童、早慧兒童,不過是在少年時露出了光彩。如果沒有恰當的培養,往往難成大氣候。郭沫若說過,家鄉歷來有這樣的民謠:“10 歲的神童,20 歲的才子,30 歲的普通人,40 歲的老而不死。”這樣的人到40 歲時就招人討厭了。
  
  有人比較中西在教育上的區別:中國人喜歡傳頌孔融3歲讓梨、司馬光7歲砸缸、曹沖和曹植等神童故事;美國人則喜歡說愛因斯坦首次投考大學名落孫山、愛迪生從小被認為是不堪造就的笨學生等大器晚成的故事。前者贊譽天資;后者鼓勵多數,鼓勵努力。
  
  (四)笑到最后,笑得最好
  
  關于成功、成才,還需要明白:需要比較的是人生,而不是人生的某一階段。5歲時的成就、8歲時的成績、15歲的成績,有什么值得夸耀的?包括少年班,別人18歲上大學,你15歲,很了不起嗎?你25 歲、28 歲當教授,很了不起嗎?這都沒有什么重要性。真正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,你能不能在你的人生中,為社會進步、為科學發現、為藝術、為文學,乃至為宗教做出獨特的貢獻,為人類文明增添什么,哪怕一道印記。
  
  笑到最后,才是一個重要的評價。否則,高中時跳樓了,大學因病退學了……總之,在人生的道路上,沒有能走得更遠,沒有到達巔峰和終點,那是終身的遺憾!
  
  今天小編和大家就分享到這,希望這篇文章對大家有用,更多內容請關注學習方法網。

更多與文本相關內容,請查看 【 幼升小資訊 】 欄目    
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时时彩开奖结果同步